让她萌生帮助流动人口和弱势群体的想法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未知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20-10-18 09:45
字号 :T|T

  “如果孩子不知道如何做决定,在选择性行为时可能很难控制自己,做出错误的决定。“她说,此外,性教育还包括培养儿童对人际关系以及对性的态度和观念的认识。

  刘文立是北京师范大学儿童性教育小组的负责人。该研究小组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布的《国际性教育技术指南》,开发了中国第一套小学1至6年级的性教育教科书。

  “通过编写一套教材无法实现对儿童的普遍性教育。为了实现这一理想,教育当局有必要将性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刘文礼说。

  刘文礼说她的理想是让性教育课程纳入国家义务教育课程体系。

  刘文礼建议教育部门应重视对性教育教师的培训,并颁发性教育证书,并为这些教师的职业发展开辟渠道。“这样的证书,该国整个教育体系有必要重视儿童的性教育。”

  “性教育从诞生开始,整个生命”

  在我国大部分地区,作为体育 心理学和其他课程与学生的升学无关,许多小学对此类课程的质量要求不高。大多数相关课程的老师比汉语和数学课程的老师享受的待遇要低。

  “移徙儿童面临更多的成长困难,更需要了解性知识以保护自己。“刘文立说,有些孩子来自单亲家庭,其他孩子将遭受家庭暴力。

  “返校教师”特别关注流动儿童

  “这是中国对世界的承诺,是一个积极的信号,我的目标是将性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刘文礼说。

  “我们不想,儿童性侵犯等恶性事件引起了所有人对性教育的关注。已经太迟了。刘文礼说。

  初到美国的艰辛,让她萌生帮助流动人口和弱势群体的想法。在美国期间她为亚洲和中国当地社区设计了四个性健康和生殖健康教育项目。为妇女和儿童提供教育和服务。

  刘文立 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 专门从事儿童性教育的人 认为:“儿童的性教育不仅仅涉及性生理。它还包括允许学生对性行为建立正确的态度, 管理人际关系, 与父母建立信任它与儿童成长的各个方面有关。”

  在2011年, 国务院发布了《中国儿童发展纲要(2011-2020年)》,建议将性健康和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

  她指出,一些父母微博需要摆脱对孩子的刻板的性别教育观念,“有些父母根据孩子的性别选择玩具和衣服。然而事实上, 这是将成人的观点强加于儿童的行为。父母还应赋予男孩选择玩洋娃娃的权利,并得到尊重。”

  刘文立编辑的教科书还预先包括了青少年生理学的内容。“孩子们一般会在五年级达到青春期,我们提前两年选择那是在三年级教科书中教他们的这将为他们做好准备。”

  “性教育应该尽早开始。“刘文立说,根据国际研究,孩子越早接受性教育, 他们会更好地保护自己。避免性暴力和疾病传播。

  最近频繁发生的性虐待儿童事件使整个社会意识到促进性教育的紧迫性。刘文立指出,弱势群体的儿童更容易受到伤害。

  在2005年,刘文立辞去了美国一所大学的教学职务,回到中国在北京师范大学任教,继续进行性教育研究工作。自2007年以来,在福特基金会的支持下,刘文立带领她的研究小组为北京十所民工子女私立学校的教学材料进行实验。她说,选择外来子女学校的原因,因为移民儿童是弱势群体,面临更多的社会问题。

  但是目前全国很少有小学提供性教育课程。在目前的中学教科书中,性生理学的所有知识都在生物学教科书的一小章中进行了压缩。

  在实验教育课程中,缺少专业老师令刘文立感到头疼。“性教育是一个多学科领域,对老师的要求很高,然而, 当前的教育体系无法为优秀的性教育老师提供培训。”

  “正确的性教育是关于孩子一生的幸福。“在北京师范大学的教室里,刘文立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据了解,在目前的性生理教科书中,孩子们只会在中学阶段接触到有关青春期的知识,但是相关的内容很少,老师还选择一次中风。

  “移徙儿童和留守儿童的父母与子女在一起的时间更少。性教育意识不高,儿童缺乏自我保护的能力。“她说。

  “孩子出生了,父母应注意对子女进行性别教育,这是孩子一生中对性别的理解的基础。“刘文立的话充满耐心,这就像在教自己一个学生。

  教育制度缺乏“性要素”

  1995年,刘文立离开中国,去美国学习儿童发展的硕士学位和博士学位。“当我第一次到达美国时,我感到自己成为局外人的艰辛,所以回国之后 我希望我能为农民工的子女做些事情。“她说。

  刘文立认为,这种对儿童行为和选择的尊重是培养“决策能力”的基础。早期培养的决策能力可以使孩子终生受益。

  作为第一位进行“国际教育技术指南”本地化研究的老师,刘文立的简历也有“海归”的经历。

  在儿童性教育专家的眼中,性教育越早开始, 更好,因为不只是关于性,它还将影响孩子生活的各种选择。

  • 上一篇:要在亲戚家做客让孩子们一个人去
  • 下一篇:没有了